生 小孩

方口禾竟不吩咐把出來,眾人都像張姑娘送親般,忍著餓回去。方口禾隨即將送來禮. 方口禾領了母命,帶些乾糧在身邊,牲口也僱不起,只是步行前去。不一日到了懷慶.   時光如箭,轉眼之間,那女孩兒年登二八,長成一個好身材,伶俐聰明,又教成一身本事。爹娘憐惜,有如性命。時遇靖康丙午年間,士馬離亂。因此計安家夫妻女兒三口,收拾隨身細軟包裹,流落州府。後來打聽得車駕杭州駐曄,官員都隨駕來臨安。計安便迤裡取路奔行在來。不則一一日,三口兒入城,權時討得個安歇,便去尋問;日日官員相見了,依;臼收留在廳著役,不在話下。計安便教人尋間房,安頓了妻小居住。不止一日,計安覷著渾家道:「我下番無事,若不做些營生,恐坐吃山空,須得些個道業,來相助方好。」渾家道:「我也這般想,別沒甚事好做,算來只好開一個酒店。便是你上番時,我也和孩兒在家裡賣得。」計安道:「你說得是,和我肚裡一般。」便去理會這節事。.   當日直飲至晚而散。到次日,張孝基叫渾家收拾回家。過遷苦留道:「妹丈財產既已不受,且同居於此,相聚幾時,何忍遽別!」張孝基道:「我家去此不遠,朝暮便見,與居此何異!」過遷料留不住,乃道:「既如此,容明日治一酌與妹丈為餞,後日去何如?」孝基許之。次日,過遷大排筵席,廣延男女親鄰,並張太公夫婦。張媽媽守家不至。請張太公坐了首席,其餘賓客依次而坐。裡邊方氏姑嫂女親,自不必說。是日筵席,水陸畢備,極其豐富。眾客盡歡而別。客去後,張孝基對過遷道:「大舅,岳父存日,從不曾如此之費。下次只宜儉省,不可以此為則。」過遷唯唯。次日,孝基夫婦,止收拾妝奩中之物,其餘一毫不動,領著兩個兒子,作辭起身。過遷、方氏同婢僕直送至張家,置酒款待而回。自此之後,過遷操守愈勵,遂為鄉閭善士。只因勤苦太過,漸漸習成父親慳吝樣子。後亦生下一子,名師儉。因懲自己昔年之失,嚴加教誨。此是後話不題。.   右詩單說著「情色」二字。此二字,乃一體一用也。故色絢於目,情感於心,情色相生,心目相視。雖亙古迄今,仁人君子,弗能忘之。晉人有云:「情之所鐘,正在我輩。」慧遠曰:「情色覺如磁石,遇針不覺合為一處。無情之物尚爾,何況我終日在情裡做活計耶?」. 金牛寺焚化,拾骨撇了。.   孽龍黨類思翻海,不覺江心殺自家。. 有析本的,都似此類。有詩為證:.   一笑傾城殊絕代,寧教不瘦沈郎腰!  .   . 生 小孩   何當階下拜,珍重謝深恩。. 35、門人有曰:”吾與人居,視其有過而不告,則於心有所不安。告之而人不受,則奈.   鶴翎、剪絨、西施。每一種各有幾般顏色,花大而媚,所以貴重。有《菊花詩》為證:. 眾人急扯他的衣服來好了,眾人你扛頭,我扛腳,把他抬回家裡。.   眾人得了實信,又叫幾個幫手,押著香公齊到極樂庵,將前後門把好,然後叩門。裡邊曉得香公回了,了緣急急出來開門。眾人一擁而入,迎頭就把了緣拿住,押進裡面搜捉,不曾走了一個。那小和尚著了忙,躲在床底下,也被搜出。了緣向眾人道:「他們不過借我庵中暫避,其實做的事體,與我分毫無干,情願送些酒錢與列位,怎地做個方便,饒了我庵裡罷。」眾人道:「這使不得!知縣相公好不利害哩!倘然問在何處拿的,教我們怎生回答?有干無干,我們總是不知,你自到縣裡去分辨。」了緣道:「這也容易。但我的徒弟乃新出家的,這個可以免得,望列位做個人情。」眾人貪著銀子,卻也肯了,內中又有個道:「成不得!既是與他沒相干,何消這等著忙,直躲入床底下去?一定也有些蹺蹊。我們休擔這樣干紀。」眾人齊聲道是。都把索子扣了,連男帶女,共是十人,好像端午的粽子,做一串兒牽出庵門,將門封鎖好了,解入新淦縣來。一路上了緣埋怨靜真連累,靜真半字不敢回答。正是:老龜蒸不爛,移禍於空桑。.   用之妻,周氏也,小字山茶,見生豐采,欲私之,生應命焉。茶曰:「吾主母徐氏新寡,體態雅媚,殊似玉人,坐臥一小樓,焚香禮佛,守法甚嚴,但臨風對月,多有怨態,知其心未灰也。妾以計使君亂之,可以盡得其私蓄。」生謝曰:「亂人之守,不仁;冀人之財,不義;本以脫難而又欲蹈險,不智。卿之雅情,心領而已。」言未畢,一少女馳至,年十三四,粉黛輕盈,連聲呼茶。見生在,即避入。生問:「此女何人」「茶曰:「主母之女文娥也。」生曰:「納聘否?」曰:「未也。」 .   合座稱賞,曰:「杰舊日佳章,予不敢及。今日之詩,幸逢敵手,願和以示鶚。」云:. 姚壽之接來拆開看時,上寫道:. 生 小孩 這話也算極平正的,那老尼竟就動蠻道:「知道你和他的親是真是假,不要拐他去賣. 弟。奈他是個瘦弱後生,沒有什麼氣力,這一下斧,砍虎不倒,那虎負痛,倒如飛也. 這死冤家。」牛氏總是不聽,口裡還喃喃的罵這死人。張恒若欲待拗了他,竟自走出.   話分兩頭,卻說韋氏自子春去後,卻也一心修道,屏去繁華,將所遺家私盡行布施,只在一個女道士觀中,投齋度日。滿揚州人見他夫妻雲遊的雲遊,乞丐的乞丐,做出這般行徑,都莫知其故。忽一日子春回來,遇著韋氏。兩個俱是得道之人,自然不言而喻。便把老君所授神丹,付與韋氏服了,只做抄化模樣,徑赴長安去投見那眾親眷,呈上一個疏簿,說把城南祖居,捨作太上老君神廟,特募黃金十萬兩,鑄造丈六金身,供奉殿上。要勸那眾親眷,共結善緣。. 舅母與他改了裝,要替他議親,他只說在觀音庵時,師父憐他空門中寂寞,欲令還俗. 宜用此策。」乃塗抹似癩婦,往來莫有觀者,時夜宿荒村,口占詩詞,聊記其形. 事,也不喚他回來。.     切聞語云:「女非媒不嫁。」此雖至論,亦有未然。何也?昔文君心喜司馬,賈午志慕韓壽,此二女皆有私奔之名。而不受無媒之謗。蓋所歸得人,青史標其令德,注在篇章。使後人繼其所為,免委身於庸俗。妄於前歲慕西鄰張浩才名,已私許之偕老。言約已定,誓不變更。今張浩忽背前約,使妾呼天叩地,無所告投。切聞律設大法,禮順人情。若非判府龍圖明斷,孤寡終身何恃!為此冒恥讀尊,幸望台慈,特賜予決!謹狀。. 有的接口道:「你不要小覷了志唐兄,唐伯虎始終六個指頭,因此只中得解元;志唐. 先覺膽寒.」便點齊了一班魘倒人馬,個個束裝,各執軍器,率領了多少無名小.   得意紫鸞休舞鏡,斷蹤青鳥罷銜箋。. 佛婆道:「老身也不過是他臨去的時節聽得自言自語,說是往城北,卻不曉得可另有.   王臣看畢,哭倒在地道:「指望至此重整家業,同歸故鄉,不想母親反為我而憂死,早知如此,便不來得也罷!悔之何及!」哭了一回,又問王留兒道:「母親臨終,可還有別話?」王留兒道:「並無別話,止叮囑說:此處產業向已荒廢,總然恢復,今史思明作反,京城必定有變,斷不可守,教官人作速一切處置,備辦喪葬之事,迎柩葬後,原往杭州避亂。若不遵依,死不瞑目。」王臣道:「母親遺命,豈敢違逆!況江東真似可居,長安戰爭未息,棄之甚為有理。」急忙制辦裳,擺設靈座,一面扛人往墳上收拾,一面央人將田宅變賣。.   春心搖曳,無尋蝶使。姻緣簿裡,偷添名字。新詞一闋締新盟,佳配雙成償夙志。(《哭岐婆》)  . 巴到天明,梳洗罷,便到裴府窺望。只听說令公給假在府,不出外堂,. 那老媽媽道:「你們湊巧,我正要往長沙,何不就同我去。」三個聽說大喜。老媽媽.

」張登便說:「父親名德,號恒若。」.   朱衣點額,文場一捷,何樂如之?鼇頭獨佔,龍門躍過,穩步天梯。青雲路上,月中桂子,折得新枝。長安春暖,馬蹄蹀躞,杏花吟詩。.   說聲未畢,這小魚早不見了,把少府吃上一驚,想道:「我怎知這水裡是有精怪的?豈可獨自一個在裡面洗澡。不如早早抽身去罷。」豈知少府既動了這個念頭,便少不得墮了那重業障。只教:衣冠暫解人間累,鱗甲俄看水上生。. 牛頭不肯吃草,原難勉強,此牛不吃好草。強頭白腦,也有人來拔頭截角,旁若. ,既不能靈於海盜,顧能靈於我耶?卿勿復言」瑞蘭曰:「痊病有貳道,巫與醫而已,君. 產休爭,般般是外物。看破些兒,莫無益害有益。堪笑世情顛倒,琴瑟情諧,手足情. 只見姚壽之不慌不忙稟道:「生員卻還有個憑據。湖廣長沙府施太守有個女兒,名喚. 之教亦在其中矣。是其一體一用雖有動靜之殊,然必其體立而後用有以行,則. 生 小孩 了。.   且說王秀歸家去,老婆問道:“大哥,你恰才教人把金絲罐歸. 撿去的一般,竟好了。.   及至京,廉與竹氏父子皆以謀逆棄市矣。兩家女子麗貞、毓秀、曉雲,皆沒入宮為婢。其餘家小,各流三千里。生得信仆地,氣絕而蘇者數次。桂紅再三慰解,生終不能已,乃設醴牲、作文遙奠廉於逆旅。時延 二年冬十二月初三日也。. 強奸了他,取個執證回話,自有重賞。舟人貪了賞賜,果然乘月仙下.   一日,忽然四肢不舉,口眼緊閉,不知人事。合宮慌張,來告梁. 有兒女,極是好善。若將娘子送去,定肯收留。可不勝似做尼姑麼?」.   塹杜氏山岡事(鮮于仲通唐氏嚴氏附。). 卻說張維城。自從死了那保兒,喜得下一年就又得了一個兒子,取名叫做壽兒,已有. 列位,從來掙家事的人,與那用家事的相反。譬如一暑一寒,熱便熱到赤身裸體了,. 大哥倒不想到,怎麼說得出家做和尚起來。」. 常差人販鹽百般,至臨安發賣。太學生有詩云:昨夜江頭長碧波,滿.   且說吳保安毒了李都督文帖,己知郭仲翔所荐。留妻房張氏和那. 登,在那裡燙酒來禦寒。. 生 小孩   兩個一遞一句,說得梳妝事畢。貴哥便走到廳上,吩咐當直的去叫女待詔來。「夫人要篦頭絞面。」當直的道:「夫人又不出去燒香赴筵席,為何要絞面?」貴哥道:「夫人面上的毛,可是養得長的,你休多管閑事!」當直的道:「少刻女待詔來,姐姐的毛一發央他絞一絞,省得養長了拖著地。」貴哥啐了一聲,進裡面去了。. 閒。我的錢阿,要見你,何時見。. 著儿子度日,也莫強他。我死之后,你一一恢我言語,這便是孝子,.   公子出了院門,來到三親四友處,假說起身告別,眾人到也歡喜。後來敘到路費欠缺,意欲借貸。常言道:「說著錢,便無緣。」親友們就不招架。他們也見得是,道李公子是風流浪子,迷戀煙花,年許不歸,父親都為他氣壞在家。他今日抖然要回,未知真假,倘或說騙盤纏到手,又去還脂粉錢,父親知道,將好意翻成惡意,始終只是一怪,不如辭了乾淨。便回道:「目今正值空乏,不能相濟,慚愧,慚愧!」人人如此,個個皆然,並沒有個慷慨丈夫,肯統口許他一十二十兩。李公子一連奔走了三日,分毫無獲,又不敢回決十娘,權且含糊答應。到第四日又沒想頭,就羞回院中。平日間有了杜家,連下處也沒有了,今日就無處投宿。只得往同鄉柳監生寓所借歇。.   錢士命問道:「你姓甚名誰,家居何處?」那人道:「小子姓刁名鑽,表字.   更落淮南葉,難為兩地心。. ,不肯出帖。那小姐倒不嫌貧,出的題目卻更凶哩。」.   題畢,謂韶華曰:「古之女,亦有如我者乎?」答曰:「有之。如秦氏之喪身,姜女之死節,皆如此也。然悲歡離合,亦自古有之。若不惜其身,至以殞絕,亦或有之。」瓊曰:「汝之言,我非不知,但恨與生會合未久,遽成離別,恐作王魁負桂英也。」因而賦歌一首云:. 自利。我問你,著甚來由,這般好尋閒氣。堪笑噴沙小伎,使盡了陰謀,總然枉費。. 到了家中,莊夫人問起姻事,曾學深扯謊道:「母舅說陳翁有事往岳州去了,急切未. 翠雲想道:前日只見得他的相貌,今日又聽他談吐,看來不像個薄倖的。錯過了他,.   . 陳仲文備述他避亂南遷,又遭奸人謀害,流落此間緣故。.   軒格蠟娘娘道:「你這號人空有了金銀錢,也是不去銀水的,承你與我金銀. 可惜是這人做了。」. 此回只少《心經》本,朝對龍顏別具呈。.   這篇審單一出,滿城傳誦,百姓盡皆稱快。往時之婦女,曾在寺求子,生男育女者,丈夫皆不肯認,大者逐出,小者溺死。多有婦女懷羞自縊,民風自此始正。各省直州府傳聞此事,無不出榜戒諭,從今不許婦女入寺燒香。至今上司往往明文嚴禁,蓋為此也!後汪大尹因此起名,遂欽取為監察御史。有詩為證:. 熟識。訪問僧眾,備言五戒私污紅蓮之事。. 命道:「你前日放走了時伯濟,你如今要到那裡去,快快還我時伯濟來.」那娘.     疑人無用用無疑,耳畔休聽是與非。. 那時正是隆冬天氣,金氏身上,穿著一領舊綢夾套子,被朔風吹得來寒抖抖。背個竹. 游,山神難道不怪我薄情麼。」. 走個相識人家去了,亦未可知。”.   尤辰作謝下船。次早順風,拽起飽帆,不勾大半日就到了吳江。顏俊正呆呆的站在門前望信,一見尤辰回家,便迎住問道:「有勞老兄往返,事體如何?」尤辰把問答之言,細述一遍。「他必要面會,大官人如何處置?」顏俊嘿然無言。尤辰便道:「暫別再會。」自回家去了。頻俊到裡面,喚過小乙來問其備細,只恐尤辰所言不實。小乙說來果是一般。顏俊沉吟了半晌,心生一計,再走到尤辰家,與他商議。不知說的是甚麼計策,正是:. 不在話下。. 乎?有女懷春,吉士誘之,吾今所寓,無異梅軒,使不至此,幾虛過一生矣。」久.   且說玉郎也舉目看時,許多親戚中,只有姑娘生得風流標緻。想道﹔「好個女子,我孫潤可惜已定了妻子。若早知此女恁般出色,一定要求他為婦。」這裡玉郎方在贊羨,誰知慧娘心中也想道:「一向張六嫂說他標緻,我還未信,不想話不虛傳。只可惜哥哥沒福受用,今夜教他孤眠獨宿。若我丈夫像得他這樣美貌,便稱我的生平了,只怕不能夠哩!」不題二人彼此欣羨。劉媽媽請眾親戚赴過花燭筵席,各自分頭歇息。賓相樂人,俱已打發去了。張六嫂沒有睡處,也自歸家。玉郎在房,養娘與他卸了首飾,秉燭而坐,不敢便寢。劉媽媽與劉公商議道,「媳婦初到,如何教他獨宿?可教女兒去陪伴。劉公道:「只伯不穩便,由他自睡罷。」劉媽媽不聽,對慧娘道:「你今夜相伴嫂嫂在新房中去睡,省得他怕冷靜。」慧娘正愛著嫂嫂,見說教他相伴,恰中其意。劉媽媽引慧娘到新房中道:「娘子,只因你官人有些小差,不能同房,特令小女來陪你同睡。」玉郎恐露出馬腳,回道:「奴家自來最怕生人,到不消罷。」劉媽媽道:「呀!你們姑嫂年紀相仿,即如姊妹一般,正好相處,怕怎的!你著嫌不穩時,各自蓋著條被兒,便不妨了。」對慧娘道:「你去收拾了被窩過來。」慧娘答應而去。. 人出沒去處,有些住不得。不如到徐州,搭了船,往南直去,尋些活計罷。」. 投石,石忽開裂,真人從后而出。六魔又笑道:“論我等气力,便是. 生 小孩.